Linux寶庫名人軼事欄目 | 我與中國開源軟件二十年(一)

編者按:李震寧先生是編者好友,多年以來長期活躍於中國開源軟件一線,爲中國開源社區的建設做出了傑出的貢獻。目前,李先生在國內開源旗艦企業中標軟件擔任副總經理,仍然服務於社區,爲開源軟件的發展大計做工作。在小號約稿的名人中,李先生是第一位因爲篇幅較長而改連載的,足見他對中國開源事業的愛之深。讓我們一起拜讀李先生的《我與中國開源軟件二十年》。

 第一回 開源靈果初落地,歷盡狂風始紮根

回顧過去二十年,那些記憶是我個人與中國開源軟件產業發展的諸多交集。

 

1998年,我正在大學裏對着分子式和化學過程咬牙切齒。課餘時間,在實驗室的電腦上嘗試安裝當時很cool的一個黑客系統:Linux。當時中國和開源有關的知識少得可憐,只能從清華的BBS找到少數中文資料。2000年畢業的時候,因爲那一點點Linux經驗,被中國軟件招募去做了一名研發助理。

那年9月,張朝陽和丁磊是中國互聯網最耀眼的帝國雙壁,一家叫藍點的Linux公司在美國上市,4.5億美金的市值讓他們深圳總部樓下的一家同樣以企鵝爲吉祥物的公司羨慕不已。Linux作爲一個新興的炫酷技術產品走入國人視線。一夜之間,中國大陸出現了近十家Linux公司,很多大企業也宣佈自己有Linux計劃。在那個時代,誰要說自己和Linux無關,就和說自己沒有互聯網基因一樣OUT。

轉眼到了2001年,全球互聯網泡沫的破滅讓一堆互聯網公司偃旗息鼓。 藍點Linux嵌入式戰略失敗,從納斯達克退市。樓下那家企鵝公司和中國移動合作,即將開啓它**發展的大幕。我自己,做了半年的操作系統I18N的研發,感覺自己並不適合天天對着電腦敲代碼,於是和公司申請,成爲一名技術支持工程師。轉年就趕上了中國第一個政府採購Linux的大項目。

在時任工信部副部長苟仲文的大力支持下,北京市政府的正版化採購中,大批量地採購了Linux操作系統,這是Linux在中國獲得的第一個政府採購,它對中國開源軟件產業的影響之大,今天仍然可以感受到。

 

作爲技術支持,我和同事們要在北京市幾十個委辦局組織客戶的培訓和現場的安裝,但當時Linux的軟硬件兼容性遠遠不如現在豐富,用戶的界面也並不友好,因此也遇到了很多困難和問題。北京市政府在採購部署的同時,也啓動了揚帆起航工程,組織了大批國內優質企業爲中國軟件和紅旗這兩家單位做軟硬件適配和應用開發。

隨後幾年,政府用的Linux操作系統中70%以上的兼容性問題都得到了解決,並隨之誕生了共創開源等一批相關企業,Linux在中國的生態環境也初見規模。但最重要的是,作爲操作系統廠商,我們全都清晰地認識到:操作系統絕對不是單一產品技術的競爭,而是一個包括上下游的全產業鏈能力競爭。不但做產品,更要做生態。這個理念伴隨我們公司發展至今。

 

2003年,在有關部委和上海市政府的支持下,中國軟件把做操作系統的研發部門獨立出來,在上海成立了中標軟件。我從這一年開始在上海工作,開始和櫻桃司的各位開源大牛們逐漸認識。但是在那個年代,中國開源社區多數是線上火爆。CU,紅聯等論壇一片繁榮,線下的社區活動比較少。我也是通過論壇和QQ與這些大牛們互動溝通。

這期間,我們經過了兩年的技術測試和集成,艱難地拿到了中國建設銀行的前端與前置業務替換。兩年的時間,我和同事輪流前往西安常駐,完成了包括密碼鍵盤,磁條讀卡器和無盤終端等的適配,我們的工作日誌上也留下了2068個問題解決記錄。

如此大的工作量和服務成本,如果沒有資金和技術積累,一般企業根本承受不了。隨着熱錢從中國互聯網市場及Linux等熱點行業的撤退,資金壓力成爲壓垮當時中國多數開源企業的稻草,包括衝浪(Xteam),聯想的幸福Linux等公司都是在那幾年消失的。我也迷茫在中國如何做開源才能生存。

中國開源產業的萌芽階段和國外不一樣,它不是先有了一個廣泛而深入的開源社區土壤,也缺乏開放共贏的開源理念,而是被若干從事開源的商業企業所推動着出現了一個初步的產業鏈。這些開源企業又忙於盈利生存,根本沒力量向開源社區反饋代碼。Intel的吳峯光和TelTel的章文嵩就是那個年代最耀眼的中國開源明星。

 

2006年,我回到了北京定居。在那一年接觸到了剛成立兩年的中國開源軟件推進聯盟(COPU),認識了陳緒等一批至今仍在活躍的中國開源明星。開源事業終於有了自己的組織和主心骨。開源這一棵小樹真正地在中國大地上找到了自己的社區土壤,開始漸漸地生根發芽。這顆大樹將會開出怎樣絢爛的產業之花,我們且聽下回分解。

 

(未完待續)

作者簡介:李震寧  中國開源產業老兵及活躍分子。歷任Linux研發工程師,培訓經理,技術支持總監等職務。現任中標軟件副總經理,開源和基礎軟件創新戰略聯盟祕書長,中國開源軟件推進聯盟副祕書長,中國開源雲聯盟副祕書長。

相關文章
相關標籤/搜索